13年后再看许昕:才明白他娶到大2岁的姚彦到底有多幸运

}

2006年,刘国梁30岁,彼时他虽接管国乒队不到4年,却已是全队上下都“害怕”的刘指导。

这一天,刘国梁照例来队里观察大家训练,万万没想到,他刚进训练场大门,就发现一个“行为诡异”的少年!

只见,少年大大的脑袋,左手持拍,不好好练球,反而东张西望,刘国梁一眼就明白:这小子是在偷瞄教练。

果不其然,确定自己教练不在身边之后,少年开始摇头晃脑,开启自己的“小憩“时光。

看到少年偷懒之后,刘国梁并没有当场揭穿,反而问身边的教练秦志戬:这就是你一眼相中的小徒弟?

秦志戬见状,恨铁不成钢道:没错,就是他,这不刚来一队,还不太好管教,但你别看这小子懒,却是一块打球的好料!

原来,这个偷懒的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如今的“国乒三剑客”之一,许昕,当然他还有个响亮的名号,叫“大蟒”!

2022年新加坡WTT赛场上,32岁的老将许昕,还在赛场拼搏厮杀,他说,我年龄是有些“老了”,但理想永远不老,我希望还能再打两年。

在常人眼里,许昕大概是“国乒三剑客”里,最“奇葩”的一位,正所谓:“继科狠,马龙稳,许昕浪的滚三滚”,似乎一提起许昕,大家想到的就是这个少年的豁达和乐观。

但只有真正了解许昕的过往,看完他为乒乓球拼搏的这些年,你才会发现,“大蟒”的人生,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顺遂与简单。

1990年,许昕出生于江苏徐州,妈妈为其取名“许昕”,寓意“虚心”,但令妈妈没想到的是,儿子长大后,不仅没有处处“虚心”,反而在“异常自信”的路上越跑越偏。

2006年,许昕进入国家二队,入队后他跟国家一队的队员们打交流赛,胜负率是各占一半。

这样的结果,对于一般人而言,大都会觉得自己有所不足,但许昕却觉得自己挺牛的,他说,原来我以为国家一队的人都厉害着呢,没想到他们还输给我一半呢。

看到这样的许昕,他的教练“哭笑不得”,你说他这个自信不好吧,当运动员不自信在场上就废了!要说他自信好吧,这个自信也太“过分”了。

当时,许昕正在二队训练,恰好被教练秦志戬看到,当场秦指导就把许昕收入门下,并把许昕从二队调入一队。

这一下,许昕更自信了,他觉得自己短短8个月,就从二队打进了一队,这不是天赋是什么。

如果说从前,许昕觉得一队的水平跟二队差不多,但真正融入之后,他才知道什么叫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”。

这里聚集着世界最顶尖的选手,不仅有马琳,王励勤,陈玘这些世界冠军,就连跟他同出“秦门”的师兄弟马龙,实力也是不可小觑。

另外,这里的教练也更加严格,自己的主管教练秦指导就不说了,还有一个胖胖的刘指导,外表看似像个“弥勒佛”,盯人却像老鹰,被抓住之后,谁都跑不掉。

后来, 许昕总结自己在一队的日子,“这儿也不好,哪儿也不好,反正自己哪哪儿都不好。”

面对许昕的抱怨,秦志戬教练坦然承认:没错,许昕到一队后,我每天都在挑他的毛病,我就是要让他受挫,打压他的“盲目自信”,我要让他知道冠军的路都是扎扎实实打出来的,不是仅靠“聪明”和天赋就行的。

那段时间,秦志戬不仅盯着许昕练球,更盯着许昕练体能,因为秦指导知道,许昕是个有些“滑头”的主儿,你盯着他练,把他“练趴下”,他照样爬起来继续练,你要是不盯着,他能偷懒就偷懒。

他先是给许昕起了个外号叫“云中漫步”,这4个字听着优雅,实际上是批评许昕打球跑动太慢,后来又喊许昕“不倒翁”,因为许昕接球手臂来回摆,身子却懒得动。

他说,我跑得慢,那是我用脑子打球,能直接“算”出来对手朝哪儿打;我手臂来回摆,那是我胳膊长,接球够得住。

多年以后,再回忆起自己刚入国家队的经历,许昕有些不好意思,他说,当时少年心性,不懂体谅教练的辛苦,慢慢才知道,教练们其实都是为了我们好。

正所谓,道理都是成熟之后方醒悟,当时年少轻狂的许昕,哪里能知晓人生即将而来的低谷。

2009年,许昕参加了大大小小许多比赛,这时他才真正体会到国家队的残酷:

打出来的运动员迎风而上,继续挑战更高的舞台和荣耀,打不出来的运动员注定只能当无名之辈。

这样的打法罕见,或许在赛场上能成一把“利刃”,但却受比赛规则影响极大,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淘汰。

一直到2009年年底,许昕在第5届东亚运动会中,一举拿到男双,男团,男单3个冠军后,他才算松了一口气,他想至少自己还是有希望的。

同在2009年,许昕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,那就是他遇到了自己的初恋,也是未来牵手一生的爱人,姚彦。

许昕和姚彦相识于少年,两人同是上海曹燕华乒乓球学校校友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许昕11岁, 姚彦13岁。

用姚彦的话来说,认识许昕时,她比许昕高一个头,完全就把许昕当弟弟看,根本就没想到后面会在一起。

后来,姚彦许昕前后进入国家队,两人的交集这才渐渐多了起来,但这个“交集”也仅限于两人偶尔合作打比赛。

9月30日这天,许昕和张继科,还有女队的丁宁姚彦,4个人一起在上海打比赛,比赛结束后大家找了个饭店吃饭,饭后许昕让张继科先走,他说自己还有事。

这个“有事”,就是他要和姚彦一起散步,散着散着,许昕不知哪来的勇气,突然牵着姚彦的手就往前跑,这一跑,两人心里的“小鹿”就撞上了。

后来,姚彦回忆说,从前我也没有跟任何男孩牵过手,他牵了我的手,我就跟他好上了。

两人都是初恋,对于这段感情自然小心翼翼,无奈当时队里有规定,不准队里男女队员谈恋爱,所以他们心照不宣地把感情藏在心里,谁都不敢说。

再加上,当时两人训练任务重,比赛也比较多,这段感情更是似有若无,像爱情,更像友情。

他先是战胜同门师兄马龙,接着打败王励勤,拿到了直通莫斯科的第一张入场券。

但谁也没有想到, 在后面真正的莫斯科世乒赛上,他这个拿到入场券的人,却“无缘”男团决赛。

当马龙,张继科,马琳在男团赛场拼杀时,许昕在场下旁观,虽然最后队友们赢了奖杯,但站上领奖台的许昕,似乎拿到了冠军,又似乎没拿。

莫斯科归来后,“没有上场”成了许昕心头的阴影,他觉得这比在赛场上输了比赛更可怕,因为输了证明自己拼搏过,没上场连拼搏的机会都没有。

后来,许昕终于想通了, 他安慰自己:“领导这样安排,也是为了最后的比赛结果,你没有上场,只能说明你还不够格”。

许昕拼命的原因,不只因为没有上场的遗憾,而是他更加清醒地认识到,自己面临的残酷现状。

当初,他被秦志戬教练一眼相中,除了天赋,就是因为“左手直拍”的打法,如今随着比赛规则的改革,这种打法已经慢慢失去价值。

有一天,他把心事告诉姚彦,直言自己以后必须更加努力,要么他靠左手直拍“打出头”,要么他连做陪练的资格都没有。

看到一脸苦恼的许昕,姚彦知道恋人的压力有多大,她没有多说,只是一句:不管怎样,我相信你。

左手直拍的打法,让他在“男双”项目上颇具优势,王励勤,马龙等人不管谁和许昕搭档,基本上都能赢。

慢慢的,许昕成了“男双”项目的宠儿,甚至队里有句话,“男双得许昕者,得天下”。

但这样的优势,却让许昕“喜忧参半”,喜的是他终于看到自己的价值,忧的是他慢慢离单打越来越远,而对于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来说,单打冠军的分量比双打重多了。

面对恋人的苦恼,许昕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马上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就要来了,作为运动员,谁不渴望站在奥运会的舞台呢?

面对爱人的成全,许昕不再过多劝阻,他把所有压力都化为埋头苦练,终于在2012年,他迎来了自己的辉煌。

这样的成绩,许昕高兴,姚彦更高兴,就在两人以为伦敦奥运会,许昕有希望拿到单打资格时,没想到打击来得如此意料之外!

2012年伦敦奥运会,许昕只拿到P卡,他作为替补队员,连上场的资格都没有。

但这一年,却成就了“藏獒”张继科的辉煌。奥运会归来, 张继科很快成了“大满贯”,而许昕的追梦路还在继续。

2013年3月, 在乒乓球团体世界杯,许昕出战8次,8次全胜,帮助中国队拿到团体冠军;随后又在亚洲杯比赛上,再次卫冕男单冠军;

10月,在比利时世界杯,许昕相继战胜奥恰洛夫等高手,拿到单打冠军,成为中国乒坛史上第一位左手世界杯冠军。

2014年3月,刘国梁对许昕做出一个重要决定,那就是把他的主管教练秦志戬,调整为吴敬平。

面对这一决定,秦志戬教练也很不舍,他说:我带了许昕快8年了,这次突然走了,我绝对有遗憾和惋惜。

2016年3月在吉隆坡世锦赛,许昕用21胜的战绩,拿到全场MVP,他抱着奖杯在赛后采访里说道:吴指导,您能好好睡个觉了,我们赢了。

只可惜,在男团决赛中,他惜败水谷隼,虽然最后队友们力挽狂澜,让五星红旗飘扬在赛场,但对于许昕个人而言,还是一次遗憾。

决赛之后,许昕出现在采访区,他眼神涣散,充满了歉意和愧疚,感觉对不起所有人。

在歌手杨宗纬的演唱会上,许昕当着演唱会上万人的面,用一首《一次就好》向姚彦求婚,他说,我要给一直支持我的姑娘,一个最完美的求婚。

后来,在许昕的表白里,人们终于了解到他深爱的女孩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许昕说,我的妻子看上去是一个“没心没肺”的人,但在我失意难过的时候,是她陪伴我走过最难熬的岁月;在我得意的时候,是她鞭策我继续前进,没有姚彦,就不会有坚持到现在的许昕。

面对许昕的夸奖,姚彦有些不好意思,她说,我只不过做了一个爱人该做的事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他上场有突破,下场不受伤,平平安安的就好。

婚后不久,许昕再次归队,对此姚彦毫无怨言,因为她知道,自己的丈夫,不仅属于自己,更属于国家,他身上肩负的是祖国的荣誉和使命。

2017年,许昕又遇到了新挑战,乒乓球材质再次调换,许昕的左手直拍打法,又面临新的困难和影响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就在许昕遇到技术瓶颈的时刻,一直带他的吴指导也退休了,这让许昕难上加难。

当时刘国梁告诉许昕,“如果你的打法再不提高,要么被我“逼死”,要么被我“逼活”,就怕你半死不活。”

面对许昕陷入“困境”,姚彦也是非常焦心,但她从来不抱怨,而是默默为许昕撑起一片天。

就这样,在姚彦的陪伴下,许昕硬生生靠自己的努力,再次拼杀出一条“血路”。

2017年天津全运会上,许昕率领上海队,在高手如云的赛场上,再次拿到了男团冠军。

电视里看许昕,感觉他风轻云淡,但现场的球迷却知道,赛前许昕胳膊上绑着冰袋,腰上打了麻药,休息空隙队医一直帮他按摩大腿····

他说,拿到这个冠军后,想让原来看好我,但是因为我的打法,年龄增加,换球等原因对我期望值有所下降的人,能在我身上重新看到希望。

2018年,他和刘诗雯的“昕雯联播”组合,用一场场比赛为自己证明,老将也能有大用!

2019年,许昕成为真正的“劳模”,瑞典公开赛,3天11赛;日本公开赛,3天13赛,亚锦赛,6天打了19赛······

最后就连刘国梁都感动落泪,直言:许昕这个人,最可爱的地方,就是关键时刻绝不“掉链子”,你交给他的任务,他拼了命也要给你完成。

但遗憾还是有,2021年,东京奥运会上,许昕和刘诗雯两人“混双”拿到银牌,他在采访时落寞的说道:都走到这了,还是没有冲上去,对不起大家了。

就像有网友说的:明明因左手打法差点快成一枚“弃子”,却硬生生又拼了4年。

他说,我已经是个父亲了,承担的东西更多,我觉得这个承担应该是扎扎实实的承担,而不是嘴上承担,不仅要承担国家队的任务,也要做家庭的顶梁柱,男人就应该这样。

所以,2022年的新加坡WTT比赛,许昕又去了,他跟马龙哥俩,又身负重任为国家拼荣誉!

其实,了解许昕的人都知道,这一年,他的女儿刚出生不久,儿子也正需要爸爸陪伴,尤其妻子姚彦带两个孩子,想必一定很累。

就连许昕自己也说过:我对家庭是有愧疚的,妻子两次孕期包括生产,我都没有在身边,儿子两个生日,我没有陪过,但我的太太从无抱怨。

面对许昕的愧疚,姚彦总是很坦然,她说:夫妻之间不必说这些,他只要不受伤我就满足了。

回看这夫妻俩平日里的日常,基本上都是欢声笑语一片,他们分享的都是生活中有趣的瞬间。

姚彦分享儿子想许昕了,会对着动画里的“闪电”喊爸爸;许昕为了逗儿子,会在跟儿子视频时一遍遍刷牙,因为儿子看爸爸刷牙会笑哈哈······

看似温馨搞笑的日常,却让人看出了眼泪,这一定是许昕离家太久,才让儿子产生了错觉吧。

比如,他会晒一晒自己家的狗,或者发一个快乐的表情包,似乎他还是曾经那个快乐有趣的少年。

但他也曾说过一句话:我挺想跟大家分享我的生活,但我好像没有生活,只有打球。

看到这里,大家才知道他们在浪漫温馨的背后,付出过多少汗水和努力,经历过多少心酸和离别。

有喜欢许昕的球迷说,如果许昕只是一个普通人,相信他一定会很快乐,因为他的快乐很简单。

把矿泉水瓶立起来他觉得快乐,玩衣服上的静电很快乐,唱一首歌也会很快乐······

姚彦曾说过,我永远相信许昕,我愿意在背后支持许昕,因为我知道,他是个英雄。

愿未来,许昕和姚彦能够幸福美满,更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以他们为榜样,不求人人都能成为英雄,只愿人人内心皆良善,让这个世界因为你的存在变得更好一点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